你的位置:大同市南郊区汇丰同兴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 服务项目 >

卖西红柿的女人

转自:沈阳晚报

程晓希

一辆半旧的四轮货车头朝北尾朝南地在寒风中静立。半敞的车厢上,靠里并排摆着几大筐货物,上面严严实实地捂着一条大帆布,靠边堆着几堆个头大小不一的西红柿。在货筐与散柿子中间蹲坐着一个人,一个穿着男式军大衣的女人。朝阳映照在她微胖的身子,圆而黑的脸上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看年龄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

她似乎一刻也不得闲,一边回应着一个个问价,一边大声吆喝,挤空和旁边卖菜的聊几句闲嗑,一回身还支使车下挑拣西红柿那个闷声不响的男人(那大概是她丈夫)……手呢,也不闲着,把西红柿按大小、成色、有无破损迅速分类,随手将购物袋递给靠近她车的人,一边报着钱数一边收钱找钱……

我爱吃西红柿,小时候生活在农村,西红柿以它的价廉物美、经济实惠深受欢迎。自家院子里种的几垄西红柿都不够吃,七八月份,西红柿大批下来时,那些日子,我们尽可以敞开肚皮大快朵颐,尽情享受美食的快乐。

偶尔我自己去时,她会询问:“你会挑不?”我摇摇头。

我的目光从这一个转到那一个,眼花缭乱,真不知选哪种好。

“是生吃还是炒吃?”她看出我有选择盲区。

“生吃。”

“生吃,你买这种。”她指着左边的一堆,“你看这种红皮绿蒂的,叫铁皮柿子,也叫草莓柿子,口感好,酸度、糖度都非常高。”

“这种柿子虽然贵点,但凉拌着吃,最可口。”

接着指指中间那堆,“这种叫粉太郎,也不错,酸甜多汁,被称为‘黄金苹果’,防止衰老、减肥降脂、润肠通便、美容护肤,你吃也不错。”

我笑了:“一样给我来二斤吧!”

“别买太多,一样给你捡三四个。这种菜图个新鲜,多了吃不完,时间长也不好吃,常来买,还当锻炼身体了。”

“你家咋只卖西红柿?”

“卖东西也应该专一,你想想,整天和它打交道,时间长了就摸到窍门了,哪种柿子口感好,哪种柿子皮厚皮薄,谁家的柿子好卖,就像自家的孩子,脾气秉性都摸得透透的,也是一门学问。我家在马三家住,那边有许多大棚都种西红柿,我总上货,已摸出门道。上我这买柿子的大多为老主道,他们认可我的菜,我也不差秤,童叟无欺。”她的嘴可真能说。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爱买她家西红柿,是因为她态度上的真诚热情,还是从小在农村长大,彼此间有些莫名的亲近感。

妈妈曾经说过,她小时候家里种西红柿,菜下来时,白天采摘,半夜赶着马车,走好几个小时,进城卖菜。夜里天寒,她披着棉大衣蜷在马车上,听着“嗒嗒嗒”的马蹄声,似醒似梦……

农民种菜卖菜可辛苦了,看到她,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妈妈。

我的目光越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定格在那个卖菜女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