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大同市南郊区汇丰同兴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 服务项目 >

人类最近一次大迁徙,是从艾泽拉斯搬到了大宋

提起人类的迁徙,相信中国人脑海里基本都会率先蹦出“春运”二字。作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迁徙,春运早已演变成了中国独有的民俗文化。

但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里,春运可能还没有如此宏大的格局,它更多的只是一种集体记忆。每逢年关,因工作、营生、学业等原因远居在异乡的游子们都会不约而同地踏上回乡路,只为与亲朋好友团聚。待到归乡以后,再把这一年的所见所闻所感与家人分享。

在现实世界之外,由于网易、暴雪一拍两散,游戏圈也在临近春节时整出了一个大活。在《魔兽世界》(国服)即将停运之际,成千上万的玩家开始陆续从游戏里离开,向着其他游戏迁徙,在机缘巧合下上演了一出“赛博春运”。

集体开润

在谈论《魔兽世界》玩家集体跑路之前,我们不妨先聊聊什么是“游戏迁移”。

每当一款游戏因某些原因令多数玩家不满意时,玩家们便会离开游戏,寻找新游戏作为替代品,就像东非大草原上逐水草而居的兽群一般。

造成玩家进行大规模迁徙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常见的便是游戏直接“寄”了。比如去年11月暴雪全家桶在正式公布国服的停服公告后,《炉石传说》《守望先锋》《魔兽世界》等游戏的玩家们一时间都在寻找新的栖身之所。

经过一个月的发酵后,许多行动迅速的玩家已经完成了“移民”工作。

炉石玩家跑到了《影之诗》《阴阳师·百闻牌》等卡牌游戏中继续当牌佬;一夜之间饭碗被砸了的炉石主播们因为“七圣召唤”的缘故又集体在《原神》里“再就业”;刚归来不久的OW玩家便光速“归去”,一股脑涌入《APEX英雄》《无畏契约》之中......

不仅如此,当“狗策划”不当人造成重大运营事故,或是游戏质量实属堪忧时也可能会造成玩家大量出走。

大伙可能还对《战地2042》首发时的情景有些许印象——游戏开服便是灾难片,众多的BUG和稀碎的游戏平衡,让发售前引诱玩家下单付款的宣传片成了“宣传骗”。

不到一个月,STEAM平台玩家在线峰值已经从数十万反向暴涨到几千余人,勇创历史新低。战地粉丝在体验完一言难尽的近未来战争后,纷纷跑回了《战地5》继续着“魔法二战”,在很长一段时间造成了《战地2042》日活不如前作的尴尬场面。

回顾近二十年的网游业,许多游戏都曾上演过潮起又潮落的一幕,从辉煌到落没,甚至最终到无人问津,草草关服,逐渐从玩家的记忆中消逝。不过,在这些离开大众印象的老网游里,也会有部分“幸运儿”,因为各种原因悄然“复活”。

对于真心喜爱某款游戏的玩家而言,他们会像候鸟一样随着服务器来回奔波、迁徙——从官方服务器到私服再到另一个平台。而当这些游戏“秽土转生”时,久久迁徙在外的“候鸟”们便迎来了回归的季节。

2019年,从大众印象中消失许久的《龙之谷》登上了Wegame平台,曾经离去的玩家又纷纷回到《龙之谷》,与游戏再会。虽说远不及当年开服时的无限风光,但也算是迎来了不少回迁户。

近些年,有过类似遭遇的游戏不止《龙之谷》一家,《魔剑》《仙境传说RO》《新流星搜剑录》等曾经人气游戏也都被搬上过Steam。但相比一直都在运营的《龙之谷》,他们则要倒霉许多,其中诞生于2003年的《魔剑》命运更为坎坷。

与那个时代大多数网游类似,《魔剑》也是《魔兽世界》的挑战者,在当时更是被育碧寄予厚望,然后它就像众多“魔兽杀手”一样,风光亮相,随后悄然退场。

在国内停运后,许多玩家迁徙到了由育碧直营的国际服,但随着2009年游戏在海外的最后一台官方服务器也宣布关停,《魔剑》玩家不得不再次启程,像候鸟一样在各式各样的私服中来回迁徙,直到《魔剑》在2021年在Steam秽土转生。

不过尴尬的是,由于运营方对外挂的佛系管控等诸多原因,游戏的PVP环境极度糟糕。这次玩家们反而选择主动离开,寻找私服迁徙。

现在打开魔剑吧,你会看见这样一句话:“魔剑,一颗消逝的明珠正在归途”

魔兽玩家的“春运”

按常理来讲,“游戏迁徙”是一个在游戏圈比较常见的现象,几乎每年都有几款游戏上演玩家迁徙的戏码,其中也不乏大规模的景象,但《魔兽世界》实在是有些特殊。即便不谈《魔兽世界》游戏界举足轻重的地位,在二十年的积累下,它的玩家体量也实在过于庞大,按照网易的话来说“这将是游戏史上罕见的一次跨游戏迁徙”。

对于数以万计的魔兽玩家来说,停服不亚于一次灭世大地震。这边刚刚还在“吃火锅唱着歌”,翘首以盼“巨龙时代”版本的更新,结果一夜过后,新版本还没等到,游戏却要没了。焦急的魔兽玩家不约而同地讨论起了一片模糊的未来,毕竟除了远走亚服,在网游逐渐式微的大环境下,现如今能选择的热门MMO游戏可能也就几款。这种焦虑感不断在玩家社区弥漫,就连没有魔兽的魔兽世界吧也久违地谈起了游戏。

旁边的吃瓜群众则诠释了什么是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各个游戏的玩家纷纷到魔兽社区发帖,表示收留心碎的魔兽玩家。尽管这么说可能有损功德,但他们的快乐确实是建立在魔兽玩家的痛苦之上的。

而对于厂商而言,《魔兽世界》国区停服无疑让各大网游迎来了一次难得的大规模吸纳新鲜血液的机会。在当下这个存量市场下,《魔兽世界》国服超过40万的日活,是一块难得的增量,它代表了升值加薪,意味着新季度的开门红。

为了抓住这个天赐良机,各大网游使尽浑身解数打广告,一时间,针对魔兽玩家的活动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出。

而在营销上一向不走寻常路的《逆水寒》自然不会错过这种热闹的场面,果然不出意料,他们直接为魔兽玩家推出了一个限定主题服务器,并喊出了让魔兽玩家在春节期间“回家过年”的口号。

这个所谓的限定主题服务器,是在《逆水寒》现有的武侠江湖格局下,开辟出一片独立平行时空。虽然仍是武侠风,但游戏针对魔兽玩家的游戏习惯,在《逆水寒》的基础框架下进行精简与魔兽主题化设计,包括但不限于精简游戏系统、重组副本玩法、优化游戏内容等一系列措施。简单来说,就是“魔兽世界武侠版”。

比如同步推出的魔兽老兵服纪念武器皮肤,神似霜之哀伤的武器外观将作为全民纪念福利免费发放。

以及参照巫妖王坐骑设计的战马“不败”。

还比如根据魔兽玩家的游戏习惯设计了区别于原生玩法的装备机制。在老兵服中,装备不仅分为副本(PVE)装与竞技(PVP)装两种类别,而且所有的装备必须通过参与游戏内的长线玩法才能获取。

以PVE装备为例,玩家通过6人小副本获取入门装后,便可以前往12人团本收集强力装。待到装备成型,最终再通过攻略英雄难度团本,做出毕业装。这种循序渐进的养成模式,相信魔兽玩家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而除此之外,《逆水寒》还在服务器中加入了一些特色趣味机制。

比如在老兵服中,玩家击败部分BOSS有可能获取一些特色装备。这些“专属掉落”会拥有该BOSS的独门技能,也许会提供类似于“风剑”、“橙弓”的特殊效果。

不同属性分支的成品装备也可以直接通过副本、活动等方式获取。这意味着除了刷本爆固定属性的装备外,玩家在还可以像《魔兽世界》“调绿字”一样自由搭配属性,根据副本或PVP战场构建不同的套装效果。

老兵服务的另一大特色便是在《魔兽世界》赛季制养成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特色化处理。比如一个赛季区分大小赛季,大赛季更新等级上限、养成资源重置,小赛季更新装等。相比原有的模式,这套还在规划中的赛季养成系统如果真的施行,不仅能够使氪金点肉眼可见的减少,从而拉低了游戏的准入门槛,并且能够在以后有效缩减新玩家和老玩家间的养成差距,形成“老兵服”健康的独立生态。

诚然,上述内容也夹杂着我们根据现有官方资料进行的一些推测与猜想,具体游戏内容如何还需要等到服务器正式开启后才能一窥究竟。但仔细一想,如果《逆水寒》真能像宣传的一般将艾泽拉斯搬到大宋江湖之中,推动一次魔兽玩家大迁徙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场属于魔兽玩家的“春运”。

结语

比起上文提及的老网游关服寿终正寝,我更倾向将《魔兽世界》国区关服称作一次“非自然死亡”。虽然也是停服,在某种意义上它更像是按下了暂停键。

作为玩家,《魔兽世界》国服的未来怎样我们无法揣测,各种来源不明的“保真”小道消息让《魔兽世界》的未来更加扑朔迷离。但无论我们迁徙到何处,曾经在艾泽拉斯的美好回忆都会永远留存在玩家们的心中。

“lok tar ogar !”